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我看行, 猎都猎来了, 林掌柜再不喜欢吃重样菜也得紧着做。野味就得现杀现做, 那才好吃。”罗铁头不停砸吧嘴,俨然还在回味刚才的午饭。

    俊伟男子瞥他们一眼,并不说话, 显然是默认了。

    休息了小半个时辰, 车队继续出发, 行至一处密林, 赵六和罗铁头听见草丛中有小动物跑过的声音,立刻拿上弓箭急追。他们早已打定主意要多猎些野味,晚上吃一顿好的。

    俊伟男子只是回头看了一眼, 并未与他们同去。又走了一会儿, 他渐渐觉得有些不对, 正准备让车夫放缓速度, 一支箭便射中了拉车的马,又惊动了其余的马, 几匹马扬蹄的扬蹄, 嘶鸣的嘶鸣,顿时乱作一团。好在车夫及时拽住缰绳, 安抚了受惊的马, 否则林掌柜便损失大了。

    但货物没有损伤却不代表情况会更好,只见十几名彪形大汉从茂密的丛林中钻出, 手里均拿着砍刀和弓箭, 一看就是打家劫舍的惯匪。

    俊伟男子第一时间靠近林掌柜的马车, 压低音量道:“别反抗,先跟他们走。赵六和铁头还在后面,他们会想办法来救我们。”他虽然武功高强,收拾十几个土匪不成问题,但车队里人多,他护不过来。

    林淡曲起指节敲击车窗,示意自己明白。

    一行人连同马车全被土匪拉上山,山里建有一座小型山寨,五六栋土胚房子用木头栅栏围着,看上去有些简陋。这明显是四处逃窜的匪盗仓促建起来的,尚未形成规模,但若无人治理,三、五年后必会成为当地大患。

    林淡的双手被绳子捆着,踉踉跄跄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计算土匪的数量。五六栋土胚房住不下多少人,再加上沿途所见,这只是一个二三十人的小匪窝,另有一些抢来的妇女正在劳作,脸上满是麻木之色。被押入最大的一栋土胚房后,一名长相凶恶的大汉立即走上来,粗声粗气地问,“这回可有好货?”

    “娘的,全是些酱菜、干菜,一文钱不值!”一名土匪啐了一口,紧接着又道,“所幸劫来三个小娇娘,兄弟们今天晚上有福了。”

    土匪头子本有些失望,看见林淡三人,顿时猥琐地笑起来,“好好好,面皮虽然不够白,但这身段倒是挺带劲儿!”

    林淡常年在外行走,体态自是十分健美,纤腰被布带勒得紧紧的,越发显得胸部饱满,臀部挺翘,与时下.流行的病态美完全不同,却又格外迷人。她见惯了大风大浪,此时倒还镇定,但她的仆从却都愤怒地叫骂起来,于是很快被堵了嘴,踩在地上。

    俊伟男子抬头去看土匪头子,目中飞快划过一道暗芒。

    林淡冲大家投去安慰的眼神,末了徐徐道,“首领或许不知,我祖上是做御厨的,我跟着我爹也学了一些手艺。只要首领能放过我的仆从,我愿留下给兄弟们煮饭。”

    她自然不会奢望这些穷凶极恶的暴徒能放人,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为了转移这些人的注意力。对于平头百姓而言,御厨可是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的人物,若偶然在现实中遇见,能不好奇?只要他们一好奇,林淡就能为大家争取到更多的时间,有了时间就有了逃脱的机会。

    “你是御厨?”土匪头子淫.邪的笑容果然收敛起来,惊异地打量她。

    “我师公是御厨,我爹还曾在永定侯府做过大厨。”林淡解释道。

    这一家人既伺候过皇上,也伺候过永定侯,那二位可是旁人做梦都梦不到的人物!土匪头子审视林淡的目光渐渐变得不同了,思量片刻后道,“我怎知你说的是真是假?也是巧了,寨子里刚抢来两头牛,你把牛杀了给我们做一顿晚饭,只要大伙儿吃得满意,我可以考虑放了你的人。”

    “那便先谢过首领。”林淡拱手道,“杀牛颇费功夫,还请首领放了我的两个丫头,让她们给我打打下手。”若是把芍药和杜鹃留下,也不知会不会有按捺不住的土匪把她们欺负了,林淡怎能放心。

    杀牛这种活又脏又累,土匪们自然不愿意干,再加上芍药和杜鹃只十二三岁,年龄小,个子还不高,没什么威胁性,于是很快就把人放了。其余几人则被五花大绑丢进柴房。

    等土匪走了,小竹像只虫子一般拱到俊伟男子身边,小声询问:“这位大哥,你说赵六和铁头能发现我们的踪迹吗?他们什么时候能到?”

    男子安安静静地躺在地上,眼睑微合,嗓音低沉,“能发现,且等入夜。”

    小竹心里还是有些慌,仰起脖子看着窗外,喃喃自语,“不知道林掌柜她们现在如何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