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其实赵六也饿了,不由朝俊伟男子看去。

    “继续赶路, 别废话。”男子面无表情地说道。

    两人对视一眼, 齐齐哀叹, 又过一个时辰, 眼见太阳快落山了, 这才跑到车队前面,大声建议:“此处有一空旷山坳可以供我们扎营休息,不如就在那里安置吧。再往前去便一直是密林, 林中野兽众多, 颇为危险。”

    “那就在这里歇一晚吧。”名唤小竹的小厮也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连忙让车夫把车停下。

    “今晚吃什么?”未等马车停稳,罗铁头已火急火燎地询问起来。

    “我们吃什么管你们什么事?”小竹鼓着腮帮子。

    “不是,”赵六从后面绕出来, 嬉笑道:“我们本可以打马先走, 如今却护了你们一路,随你们一起吃顿晚餐不算过分吧?”

    小竹正准备嘲讽回去, 以报先前之仇,就听马车里传来一道沙哑却温婉的嗓音:“多谢几位大哥一路上护持左右,请你们吃饭是理所应当,怎会过分?”话落,林掌柜便跳下车来,仔仔细细将头巾裹好, 不让满头青丝随意飘动。

    “那就多谢林掌柜了。”赵六和罗铁头顿时朗笑起来。这位林掌柜待人接物十分有礼, 叫人看着舒服。

    俊伟男子也拱起手, 认真道:“多谢林掌柜。”

    “客气了。”林淡微笑道,“晚餐不宜吃太多,口味也不能太重,否则会引起肠胃不适,咱们随便吃点卷饼怎样?”

    “当然可以,麻烦林掌柜了。”俊伟男子并无意见,他的两名属下却有些失望。连续很多天都吃馍馍,他们早就吃腻了,卷饼和馍馍都是面食,口味差不多,真不如继续吃腊肉。他们肠胃很好,不会不适。但想归想,看见首领已应承下来,二人自然不敢发出异议。

    林淡冲几人略一点头,便带着两个小丫头去林子里摘野菜。日前刚下过一场春雨,泥土还是湿的,各种野菜绿油油地冒出芽来,漫山遍野都是。三名仆从则留下提水、砍柴、垒灶、生火。两名壮汉原打算躺下歇会儿,当甩手掌柜,被自家首领一瞪,不得不爬起来帮忙干活。

    几刻钟后,林淡和两名小丫头一人挎着一个篮子回来了,篮子里堆满野菜,有笋尖、芥菜、蘑菇、香椿等等。

    三名仆从垒了两个灶,分别架着两口大锅,锅里的水已经烧开了,正咕咚咕咚冒着气泡。林淡让小丫头去洗菜,自己则从马车里取出一袋褐色的方块。

    “这是什么东西?”罗铁头凑过去探看,脸上满是好奇之色。

    “这是香干,巴蜀的特产,用熏制腊肉的方法熏制而成,味道咸香扑鼻。”林淡徐徐解释。

    罗铁头拎起一个小方块闻了闻,果然有腊味,还有豆子的香气,味道十分独特。

    “你还去过巴蜀?”向来沉默寡言的俊伟男子竟主动开口:“那里的路很难走。”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林淡轻笑起来,“但踏过了难走的路你会发现,巴蜀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地方,山美、水美、人美,食物更美。”于她而言,有美食的地方就是天府,所以巴蜀是名副其实的天府之国。

    俊伟男子点点头,清冷的眸子里显出一点笑意,“巴蜀的食物的确美味。”

    “看来你也是个爱吃的。”林淡卷起袖子处理食材,把煮熟并挤干水分的笋尖、焯过水的芥菜,连同蘑菇、香干全都切成丁,放在一旁待用。两个小丫头负责和面,不时询问林淡水够不够。

    “再加点,面团太稠,摊出来的饼子就不够薄,不够细,影响口感。”林淡指挥两个小丫头和好面,然后取出封存了一冬的猪油,用来炒制菜丁。猪油在锅里化开,发出兹啦兹啦的脆响,另有一股浓香扑鼻而来,引得众人连连吞咽口水。

    “娘的,这猪油怎么如此香?”罗铁头抽吸着鼻子问道。

    林淡用锅铲把慢慢融化的猪油搅开,温声道:“炼制得法,猪油自然便香。我熬制猪油时会加入清水,这样可以防止肥膘发焦发苦,也能让熬出的油脂更白亮更浓稠。放入坛罐储存时,一斤油再加一勺糖另几颗花椒,可有效防止酸败,吃上四五个月都不成问题。”

    说话的空档,油已经热好,林淡先后投入笋丁、香干丁、蘑菇丁、芥菜丁等食材,用锅铲搅拌均匀,再撒入芝麻和食盐。

    “中午吃得太重口,晚上咱们就吃清淡一点。”她徐徐说道:“三鲜分地三鲜、水三鲜、树三鲜,咱们这道菜便是春三鲜。笋尖、芥菜、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