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林淡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 做事却非常认真, 无论老妪的儿媳妇分派多脏多累的活儿给她, 她都能默默干完,且无一丝偷工减料。久而久之, 那儿媳妇也就放心了, 不再时时刻刻盯着她,老妪便趁儿媳妇跑出去偷懒耍滑的间隙教她怎么点出最嫩滑爽口的豆腐, 怎么做出最鲜香美味的豆腐丸子。

    三月过后, 林淡学会了这道菜, 辞过依依不舍的老妪,带着齐氏离开了小镇。从此以后, 她辗转各地拜师学艺,别人不愿意教,她就在这人的店里或家里做活, 用诚意打动对方,对方若还是不愿, 她也不会抱怨,默默离开便好。

    她吃遍了大楚国各地美食, 也遇见了形形色.色的人, 更体验了不同的生活经历, 这一去就是十年。

    十年后的初春时节, 一条山野小道驶来一列车队, 前后均有身强体壮的镖师护卫, 似是某个大户人家在迁移。行至岔路口时车队缓缓停下, 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从最奢华的一辆车里跳下来,迈着小碎步跑到最末的一辆马车前,小声问道:“林掌柜,您的病好些没有?”

    “咳咳……”马车里传来一道沙哑的嗓音:“好多了,谢沈老板一路上的关照,盼日后还能相见。”

    “好了便好,我这里还有些补身子的药,您拿去吧。”沈老板赶紧让小厮把准备已久的礼盒奉上,末了觍着脸说道:“相见,肯定还能相见,您若是在京城开了店,我不远万里也会去光顾。您这一病,我吃什么都没滋味儿了。”

    听声音,马车里的林掌柜应是一位女性,而沈老板最后这句话似有调戏之嫌,但偏偏车里车外的人都未意识到有什么问题,竟还齐声笑了出来。

    看见这一幕,守在车队旁的一名壮汉露出嘲讽的表情,又用手肘撞了撞同伴的腰,用口型无声说道:瞧瞧,半路拼个车也能勾搭上,女人就不该出来抛头露面。

    他的同伴默默点头,面露揶揄,再去看首领,却发现他依然坐在马上,狭长凤目警戒万分地盯着各个岔路口,竟无一丝一毫松懈。二人心中一凛,这才消停下来。

    林掌柜似是担心自己把病气过给旁人,只把车帘掀开一条缝,伸出一双手去接礼盒,末了吩咐道:“小竹,把我备好的礼物送给沈老板,这些天多亏了沈老板关照,否则咱们可到不了京城。”

    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立刻从前面一辆马车里跳下来,怀中抱着一个酒坛子。看见酒坛,沈老板本就红润的脸似乎能放光,虽然口中连连谦辞,双手却迫不及待地伸过去,细细的眼睛都快笑没了,“哎呀,林掌柜真是客气了,我这也是举手之劳而已!”边说边用力嗅了嗅坛口,露出沉醉的表情。

    “于您是举手之劳,于我们却是大恩大德。时辰不早,沈老板您快出发吧,我们就此拜别,日后有缘在京中相见,我定然请您吃饭。”林掌柜语气诚挚地道。

    沈老板越发笑得牙不见眼,反复重申道:“林掌柜,为防您贵人多忘事,这顿饭我先记在账本上,日后定然来京城收债。”

    “忘不了,再会。”林掌柜低笑起来。

    二人辞别后,长长的车队也一分为二,前面的十辆马车顺着岔路去了胶州,后面五辆笔直前行,欲往京城。护持车队的镖师也分了两路,其中一路继续跟随沈老板,另有三个壮汉坠在林掌柜的车队后,打马徐行。

    林掌柜似乎是透过车帘看见了三人,便派遣一名小厮去打招呼。

    小厮面上有些胆怯,却还是鼓起勇气问道:“三位大哥,你们是往京城去吗?”

    其中一人似笑非笑地道:“是又如何?”

    “是的话,我们掌柜想雇你们押镖。只要能平安把我们送入京城,掌柜便给你们每人十两银子,一路上还包饭食酒水,这样可好?”

    “不好。”壮汉面上笑哈哈的,说出口的话却能把人噎死。他的同伴轻哼一声,似是很看不上十两银子。

    小厮气得脸都红了,却还是耐着性子强调:“三位大哥再考虑考虑吧,我们可是包饭食酒水的。我们的饭食酒水真的很不错,亏不了您。”

    “十两银子老子都看不上,还能看上你的吃食?滚滚滚,别耽误我们赶路!”壮汉有些不耐烦了,状似去抽腰间的鞭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