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要想与严家菜馆打擂台, 林淡还是得去品尝一下他们的菜肴,看看口味如何。但她的五官这些年并未变多少, 若是让二房、三房的人认出来, 肯定会给她使坏,只能拜托那名俊伟男子去打包几个招牌菜,拿到别处去吃。

    吃完菜后, 两人坐在茶馆的包间里说话。俊伟男子低声询问:“严家菜味道如何?”

    “手艺很好, 不愧为御膳世家。”林淡中肯评价。

    “比起你呢?”俊伟男子还没吃过林淡做的鲁菜,极想尝一尝。

    “等我把店开起来, 你便知道了。”林淡浅浅一笑, 推门离开。她虽未正面回答, 但那云淡风轻的态度已经足够说明她的自信。

    俊伟男子盯着她挺拔的背影, 摇头莞尔。

    两人继续在青云巷里转悠, 行至一处拐角,看见又一家鲁菜馆, 林淡招手道:“进去吃吃看。”既要开店,自然得把附近的菜馆都打探清楚,不说抢生意,扬长避短总是要的。

    这家菜馆名叫桥园饭庄,铺面有严家菜馆两个大,装修也极为豪华, 里面既有亭台楼阁又有小桥流水, 环境极为雅致。达官贵人出门在外都爱讲究排场, 而这桥园饭庄的排场远比严家菜馆更奢华,按理来说生意不会差,但林淡与男子在大厅里坐了许久也只来了五六桌客人,比起严家菜馆的客似云来真是差得远了。

    等吃到菜品,林淡才找出原因,无他,这家饭庄的厨子手艺不行,做的鲁菜不地道。

    “吃过严家菜再来吃这家的菜,口味就差了一两个档次,难怪留不住回头客。”林淡放下筷子感叹。

    俊伟男子不搭话,只招手让店小二过来结账。林淡刚拿出荷包便被他摁住,手腕一翻,一个半两的小银锭子便落入店小二掌心,买单的速度要多快有多快。那店小二拿到银子还不知道这玩意儿是怎么出现的,好一阵抓耳挠腮,疑惑不解。

    林淡被逗笑了,微微勾了勾唇,与那店小二搭起话:“你家饭馆要不要干货,都是我从南洋带来的上品,有鲍鱼、燕窝、海参、瑶柱等等。山珍我这里也有,种类还很多,可长期提供稳定货源。”

    为了养家糊口,林淡在学艺的同时不得不做些小生意,久而久之便建立起一支商队,专门倒卖干货,把沿海的海产带去内陆,又把内陆的山珍带去海边,一来一往赚得也挺多。

    店里专做贵人生意,食材当然得选购上品。店小二不敢做主,连忙把掌柜请出来。能多一个稳定的货源,掌柜自然乐意,林淡便让仆从把货带来给店家查验。

    掌柜对食材的好坏不太了解,只得把大厨叫来。这位大厨刚满二十,长相白净俊秀,看着还很稚嫩。他手艺虽然不行,眼力却极佳,肯定道:“鲍鱼都是双头鲍,燕窝都是雨季初盏官燕,鱼翅有海虎翅、群翅、天九翅,皆为佳品……木耳不是普通木耳,是从悬崖峭壁上采摘的岩耳,堪称山珍中的魁首,都是好食材,不作假。”

    话落他长舒了一口气,似是放下一块心头大石。有了这批极品干货,不怕做不出滋味绝佳的鲁菜。他原本还有两年才出师,可他爹忽然暴病而亡,这家酒楼又是爹的心血,不能不好好经营。但他的手艺到底还欠缺一些火候,自打掌厨以来,店里的生意就越来越差,竟有些难以支撑的迹象。若非他即是大厨又是店老板,掌柜早就把他撵走了。

    “这批货我们全要了,林掌柜您开个价吧。”大厨果断拍板。

    林淡给了一个中不溜的价格,不会太贵,但也不便宜,见对方爽快地掏了银票,态度便也轻松起来,“这附近还有没有别的饭馆,你们给我指点指点,省得我多跑冤枉路。你们放心,我手里已经没有上等货了,都是些次品,销给别家对你们没影响。”卖掉手头所有的存货,她的资金缺口便能填上。

    俊秀大厨摇摇头,语气有些不好:“没别家了,附近这几条街只有桥园饭庄和严家菜馆。你们是外地人,许是不知道,这严家菜馆的当家人是宫中御厨,权势颇大,不准附近再开鲁菜馆与他家抢生意。”

    “可你们不是开得好好的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