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这种气味的转变立刻便被春风吹拂开来, 传得到处都是。坐在不远处的三名男子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原本有些干渴的口腔顿时分泌出许多唾液, 不用喝水都能顺利把硬馍吞咽下去。但如今再看硬馍,他们却有了一种食不下咽的感觉。

    林淡完全不在意某些人的感受, 似乎觉得锅里的食物还不够美味, 便又分别投放了几种调料,用锅铲缓缓搅拌。汤汁已经沸腾,正咕咚咕咚冒着气泡, 白色水汽裹挟着霸道的香味四下弥散, 攻击着所有人的鼻端和味蕾。

    小丫头一边吞咽口水一边问道:“师父, 汤汁都沸腾这么久了你才放花椒, 这样会不会不够入味?”

    林淡徐徐道:“这是藤椒,不是花椒。花椒味麻, 藤椒则麻中带涩, 煮得太久会让食物发苦, 所以要晚些放。藤椒的麻味实则比花椒更为正宗,无需用油煸炒,只需放入沸水熬煮一刻钟便能激发出清冽的麻辣味。”

    小丫头点点头表示受教, 林淡便把切好的笋段放入锅内稍煮片刻, 末了把洗好的野葱三五根卷成卷, 准备投入锅里。

    小丫头连忙拉住她的袖子,疑惑道:“师父, 您曾说做菜最忌混浊, 为何您这道腌豆渣炖腊肉却又这般?这道菜本就味重, 您还放这种呛鼻子的野山葱,别弄到最后串了味儿,不能吃了!我觉得现在的味道就很好,不需再加别的佐料。”

    林淡笑睨她,柔声解释:“你可曾记得我授予你的调味之法?重口菜需用增味法,突出菜品的浓郁;淡口菜需用减味法,突出菜品的鲜香;另有混合法、转味法等等。如今我使用的正是增味法,在腊肉的熏咸里添加腌豆渣的酸辣,二者混合后再入藤椒的麻,酸辣麻三味略显混浊,此时再入野山葱,便又加入了微甜、微涩与微苦,另有野葱的奇香混入腌豆渣的奇臭,使之层层递进、层层增味,这才成了一锅好菜。所谓忌混浊,不是说佐料放得越少越好,而是说味道越分明越好,重在层次,而非品相。且味道之间互有增损,酸味可消减咸味,咸味又可增添甜味,也是十分奇妙。故而我在炒制这道菜时未曾把腊肉放入沸水熬煮,因为腌豆渣的酸味会削弱腊肉的咸,焯水的话味道就淡了,你以后也要注意。”

    林淡边说边把野葱投入锅里轻轻搅拌,原本糊成一团的豆渣汤顿时白的白、红的红、绿的绿,颜色变得十分好看,一股浓得难以言喻的香气四下弥漫开来。

    小丫头一边吸溜口水一边感叹:“师父,您真的好厉害!放了野山葱之后,这锅汤的味道果然又不一样了!一锅菜先后变了三个味道,您若是不说,我真的想不到还能这样做。”

    林淡轻笑道,“那我考考你,放笋段又是什么缘故?”

    “笋子和腊肉本就是一起煮的嘛,味道更好。”小丫头刚学厨,正处于懵里懵懂的阶段。

    林淡耐心解释:“腌豆渣和腊肉都是腌菜,味道虽好却有一个最大的缺点,那就是缺乏鲜味。这笋段便是用来提鲜的,可以弥补菜色的不足。你们尝尝,加了笋段之后,舌尖有没有一股鲜活气息?”

    林淡用勺子舀了一点汤,递到小丫头嘴边。

    小丫头细细抿了一口,顿时竖起大拇指:“真的好鲜!师父,你把这道菜做活了!”

    林淡笑着摇摇头,这才冲早已流了一地口水的仆从们喊道:“好了,大家可以开饭了。”

    “开饭了开饭了!快把碗筷拿来!”早已围拢过来的众人用最快的速度盛好饭,舀好菜,埋头大吃起来。筷子敲击碗碟的铛铛声响成一片,还有舌头卷起食物的呼哧声和吞咽的咕咚声,众人急切的吃相活似饿了好几天一般。

    小丫头吃得额冒热汗、脸颊通红,不由感叹道:“师父,你这一病,我们都好久没吃饱饭了。吃惯了你做的东西,再吃别的真的没滋味儿。”

    林淡揉揉她脑袋,目露宠溺,自己随便吃了几口便上车躺着去了。她的病还没好,刚才烟熏火燎的,嗓子又开始发疼。

    坐在不远处的两名壮汉在林淡做菜的时候就已经咽不下馍馍了,纷纷伸长脖子往大锅里看,连那性格冷淡的头领都有些按捺不住地望了好几眼,吞咽馍馍的速度越来越慢。当林淡开始述说这道菜的调味手法时,他已经彻底吃不下馍馍了,干脆丢了水囊竖起耳朵倾听。

    林淡的声音很缓慢柔和,遣词用句也十分形象生动,哪怕看不分明锅里的食物,只听她叙述,进而闻着味,便能想象到这锅腌豆渣炖腊肉的滋味到底是如何美妙。当仆从们开始抢食后,这想象就化成了实质,激得三人腹鸣如鼓,口舌生津,饥饿感一阵又一阵地侵袭。

    “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