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韩名坐在石床纹丝未动,血色精气疯狂地朝着他的身体里涌,这等恐怖的修炼速度看起来极为骇人。

    他维持修炼状态,整个人已经陷入了实力飞速增长的快感之中,只等到后来气殿饱和,才终止了修炼。

    他睁开眼睛活动身体时,僵硬的身体发出爆豆般骨头脆响之声,一股比之前更加悍然的气势自他身体内部流露而出。

    一丝猩红的薄光自洞外探入,韩名心情巨爽,翻身而起,不过起身幅度有点过大,扯动了与赵恒激战留下的暗伤,令他脸色微微一白。

    赵恒毕竟也是个七阶战师,韩名与之硬悍,身体暗伤不是修炼就能完全复原的,所以除了修炼还要找些灵药恢复伤势。

    韩名走出石洞,开始在周围寻找灵药,血尸秘境也不亏是个物资丰饶的秘境,很快韩名便找了一株血灵草,顺便砍翻了一头二阶战兵血尸。

    其实灵药炼丹方能发挥出最好的效果,但炼丹却是个极其繁复的活,他自然是干不来的,所以也只能粗鲁地将整株血灵草吞入腹中,用噬字炼化。

    呼!

    韩名从石床上慢慢醒转过来,仅仅用了两天,他就找到了两株罕见的灵药,身体的暗伤也终于恢复的七七八八。

    所以今天之后就开始正式出去历练寻宝,血尸秘境真正的好处可不仅仅是修炼快而已,这里有无数未被勘探的秘地和宝藏,只你够大胆够细心,就一定能够有所收获。

    韩名正壮志凌云准备起身出去大干一场时,目光却被石洞入口边缘的一块石壁吸引了目光。

    那块石壁上有着凌乱的剑痕,以前韩名只觉得是前人胡乱涂鸦,没有在意,但今天乍一看过去,竟是有点像是地图一般。

    他慌忙起身走到石壁面前,双目灼灼地盯着石壁看了起来,远看这凌乱无章的剑痕像是一张地图,近看却是杂乱无章。

    韩名捏着下巴在剑痕前端详了两个小时,纹丝未动,可看着这剑痕却还是毫无头绪。

    “可能是我多心了吧!”韩名无奈苦笑,血尸秘境中一分一秒都很宝贵,自然没有事件在一副看不出丝毫端倪的乱剑痕迹上多费功夫,他抬手下意识地在这些凌乱的剑痕上拂过。

    咻!

    韩名大手轻抚剑痕时,手指顿觉针扎之感,那看似平平淡淡的剑痕竟然爆发出一缕锋锐的剑意将他手指刺破。

    “剑意伤人?!”韩名愕然立在原地,毕竟剑意这种玄奥的东西,除非是修炼到了一种极高的境界才有直接伤人的厉害。想念至此,韩名心头是六分惊四分喜,六分惊,是因为血尸秘境进入者都是战师阶修炼者,而战师阶能将剑意修炼到伤人这一步可真是天才中的妖孽,四分喜,是因为这凌乱无端的剑痕终于露出一丝端倪

    来。

    他心念勾动气殿内的明亮光剑,右手食指中指并列,携着一缕乾坤剑意和元气,低喝一声,双指朝着剑痕上覆盖的剑意狠狠破开!

    啵!

    剑痕上覆盖的剑意终于散开,那些凌乱无度的剑痕在石壁上终于露出真正的模样。只见方才还看起来杂乱无章的剑痕之间,扭扭曲曲出现一小段刀刻小字,“与金焰血尸苦斗半月,我知它有绝强传承,却无法拿到手中,可惜,可恨,可气!今留下此迹,最后一天,拼死一搏,若是身死,

    此金焰血尸就留给后来有缘者吧,长衫剑鬼吴明留!”

    小字下面就是一张粗略模糊的地图,标记着金焰血尸的位置。

    长衫剑鬼吴明,韩名压根就没听说过,估计很古老的前人了吧,但他现在从了了一段话中,他能看出此人最后一次决战金焰血尸的决心,也不知道最后结果到底怎么样了。

    绝强传承,四个大字让韩名无法释怀,他最后决定按照地图所示的方位去看看那金焰血尸还在不在,若是不在说明剑鬼吴明拿得传承,自己也不用多想了,若是金焰血尸还在,那么……

    嗒!

    韩名的脚掌在地面快速移动,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九阶八阶战师实力的强悍血尸,按照地图所示的位置快速前行。

    金焰血尸的位置处在一片连绵的小山包中,要不是有地图指示,韩名恐怕会迷路,也不知道当初剑鬼吴明是怎么找到的。

    血色精气犹如雾霾般,韩名的视线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就这样找了有足足两个时辰,他才算是找到了金焰血尸所在的一片阴暗的小谷底中。

    一踏入这谷底之中,韩名就感到冷飕飕的寒风迎面吹来,就连充涌整个血尸秘境的血色精气在这里也犹如流水般游弋不定,这地方出奇的安静,说不出的诡异。

    韩名心神紧紧崩了起来,毕竟从剑鬼吴明剑意伤人的实力来看,让他苦斗半月无可奈何的金焰血尸绝对是个危险的存在。

    他环顾四周,慢慢走入谷底中央,小心翼翼地观察四周环境,可等他观察了半天,却丝毫没有发现那金焰血尸的踪影。

    “难道剑鬼吴明成功了?”韩名也不知心头是喜是忧,他又看了看周围并未发觉异常后,便摇了摇头,神经放松了下来。

    就在他刚刚松懈的一刻,一道身影自浓郁的血色精气中破空而出,那道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