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诶,幸好他们把您的计划搅黄了, 否则整条街的生意都会被您抢了去!”裘小厨子心直口快, 刚说完就在心里喊了一声“糟糕”,目中满是讨饶之色。

    林淡用手指点点他, 似笑非笑地道:“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旁人若是问起来, 你只说你认了一个师傅便好,不要说我姓甚名谁。”话落从后门走了。

    裘小厨子连忙应承下来, 他也知道严家人龌龊得很,惯爱用一些不正当的竞争手段。但他们再龌龊又能如何?厨艺一道做不得假, 好吃就是好吃, 不好吃就是不好吃, 食客自己能分辨出来, 不是轻易就能糊弄的。他躲在屏风后观察前堂的情况,发现两位王爷已经准备离开了, 还让长随把没吃完的菜打包带走。皇家人最爱铺张浪费, 似这般粒米必珍的场景可是很少见的。

    “不行, 我得见见这位新来的大厨, 问问她那道猴头菇是怎么做的,裘小子可做不出这种味。”走到门口, 诚亲王又改了主意, 让老掌柜把大厨叫出来。

    裘小厨子无法, 只好跑出去告罪, 说师傅已经走了, 明天下午才来,而且不会固定在桥园饭庄做菜,得看运气。

    “那她什么时候来?”诚亲王锲而不舍地追问。

    “未时来,申时走。”

    “未时饭点都已经过了!”

    “她就是来教我做菜的,没在桥园饭庄掌厨。”裘小厨子小心翼翼地答道。

    “算了算了,过了饭点也无所谓,大不了本王把午饭推迟。未时是吧,本王明天还来!”诚亲王拎着一个食盒,腆着肚子走了,其余食客竖起耳朵偷听两人说话,都划算着明天未时再来。好吃的东西值得等待,晚点就晚点吧。

    裘小厨子毕恭毕敬地把两位王爷送走,偶然一瞥,发现严家菜馆的掌柜正偷偷摸摸地躲在拐角查看自家店里的情形,而他家菜馆却门可罗雀,生意冷清得很。

    裘小厨子扬起脑袋冷哼一声,自父亲死后便悬起来的心终于踏踏实实地落地了。

    ----

    林淡与汤九回到南城时已经是傍晚,火烧云连绵于天际,把人的脸蛋照得红彤彤的,有种温暖洋溢的静谧感。两人谁也不说话,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着,走进巷子深处,来到自家店门口,就见一名打扮颇为妖艳的中年妇人正缠着小竹说话,不时动手动脚,态度轻浮。

    看见林淡,小竹子终于舒了一口气,急道:“我们掌柜来了,您跟她说吧!”话落一溜烟跑了,像是后面有鬼在追。

    中年妇人盯着他的背影嬉笑一声,这才看向林淡,张口便道:“我给你十两银子,你把这间铺子卖给我吧。”不等林淡回答,她自顾自地接下去:“我听说了,你买这间铺子的时候花了二十两银子,十两银子卖给我,你肯定不乐意。但你也不想想,你这家店藏在这么深的弄堂里,谁找得着?现在卖了你好歹还能保住一些家底,以后再卖怕是要血亏。”

    “卖给您,您就不怕亏本了吗?”林淡不紧不慢地走过去。

    “我是做皮肉生意的,你能跟我比?只要我的姑娘们岔开双腿,我那些客人就知道该往哪里钻。不像你,你这家店开在此处,客人找得着门吗?”中年妇人说话十分粗鲁,饶是林淡脾气再好,也不禁皱了皱眉头。

    汤九上前一步,想把对方扔出巷子,却被林淡轻轻拉住衣袖。她温声道:“抱歉,我这家店不卖,您去别家看看吧。”做生意讲究一个和气生财,不管对方态度多差,说话多难听,林淡都不会动怒。她的心绪很少会因为某些人或某些事浮动,仿佛天生就比别人少了一些七情六欲一般。

    那中年妇人似乎是被汤九的鹰目瞪怕了,连忙往外走,走出去几步又回头道:“我有一家妓馆就开在前面那条街的街口,叫翠红居,你若是后悔了便来找我,我叫秦二娘。不过我事先告诉你,届时再卖,我可不会再出这样的高价!”她手里头得了两个江南来的花魁,容貌十分美丽,便打算养在深巷里,长租给别人当外室,这样赚得更多些。林淡这里最是清幽,一眼就被她相中了,只可惜人家不卖。

    不卖就不卖吧,在深巷里开饭馆,不亏死你才怪!这样一想,中年妇人总算是解气了,美滋滋地等着林淡上门来求。

    林淡哪里会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只轻轻一笑就算过去了。汤九却忧虑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