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座位的缝隙不宽敞,椅子也有些陈旧。

    封瑾迟疑了下,还是把外套脱了,给她垫在屁股底下。

    “是不是太夸张了?山野林地,都照坐不误,而且这椅子看上去也不是很脏啊!”乔月失笑道。

    “那也不行!”封少的洁癖,说来就来,不分时间地点。

    乔月没法子,只得乖乖坐在他的衣服上,要知道,这件外套,大几千块呢!就这么被她坐在屁股底下了。

    封瑾坐在外侧,让乔月靠着车窗坐,他用自己的身体,尽量隔绝其他的气息,本来还在考虑要不要再换个座位,因为前面有个人,把鞋脱了,双脚踩在椅子上。

    不文明是肯定的,关键是味儿还挺大。

    再瞧瞧后面的一位抱着孩子的妇女,直接就在车厢里给孩子把尿,幸好孩子倔着不肯尿,否则这地上又得多一摊液体。

    可是后面又上来几个人,坐到后面去了,这下想换座位都不行了。

    这一刻,封少开始后悔了。

    早知道就不搞什么体验生活了,环境太差,他坐立难安。

    刚刚,只要一想到,媳妇屁股底下坐着的椅子,被很多人都坐过了,尤其是被像前面那样的男人坐过,他简直头皮发麻,忍无可忍。

    非得把衣服垫在媳妇的身下不可,否则他会暴跳如雷。

    旁边邻座的大妈,一直在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们,又见着封瑾的洁癖,不客气的讽刺道:“哟!要是嫌脏,干嘛不做私人小轿车,那多气派,何必要跟咱们这些粗人一块挤公车呢?”

    封瑾不理她,伸手打开乔月那边的窗子,先是冷冷的扫了大妈一眼,然后拍了拍前座的男人,冷声道:“请你把鞋子穿上,这里不是你们家的炕头,你自己闻不到臭,不代表别人也闻不到!”

    封少的话已经是很客气了,看在他们是普通人的份上,还没让他们直接滚呢!

    前面的男人是个胖子,衣服穿的邋里邋遢,一手指还在抠脚丫,听见封瑾的话,回过头也一样冷冷的瞄了他几眼,“这儿也不是你们家,我买了票,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我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你管得着吗?我看这位大姐说的真没错,要是嫌弃这儿脏,就去做小汽车好了,又没人请你们坐。”

    这时,客车女售票员,跨着包走了过来,嫌恶的看了眼男人的脚,“这位先生说的没有错,虽然你买了票,但是也不能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我坐在前面都闻见你脚臭了!”

    做为售票员,他们倒是真心希望,上画的乘客,都能有素质,有自觉性。

    乔月静静的看着,头靠着窗子,闻着外面的新鲜空气,她喜欢看到封瑾面对琐事的样子,看着他皱眉为难,很有意思。

    隔壁大妈翻了个白眼,心里不满,嘴上却也没说什么。

    抠脚大汉不情不愿的把脚放下来了,但是为了报复,他把手往座椅上擦了又擦。

    封少的脸又黑了,同时又庆幸,刚才没让媳妇直接坐在椅子上,简直太明智了。

    乔月忍着笑,坚决不笑出声。

    这位其实也是很傲娇的,现在傲娇加洁癖,没有拉着她跳车,已经很好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