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她盯着自己瘦小的、长满老茧的双手, 觉得这双手是自己的, 却又似乎不是, 她站在这里, 却又分明不属于这里, 就像一个忽然闯入的异世来客, 与周遭的一切格格不入。她甚至搞不清现在是什么状况。

    但周围的人并未发觉此刻的林淡已经不是之前的林淡, 其中一人指着摆放在她面前的一盘菜说道:“还是差了那么一些味道。”但到底是什么味道, 他也说不清楚,毕竟他不是专业的大厨, 只不过味觉比寻常人灵敏罢了。

    林淡被这一句话惊醒,抬头看去才发现对方是一名穿着锦衣华服的少年。他身材纤瘦, 皮肤白皙,眉眼俊秀,若是不开口说话, 看上去竟似一个小姑娘。他也与林淡一样,手里拿着一柄汤勺正在品尝菜肴, 眉头微微皱着, 神情显得很严肃。

    “的确欠了一些火候。”又有一人徐徐说道。

    林淡转头去看,发现这次说话的人是一位胡须花白的老者。眼下他正不断咂摸着嘴唇, 似乎在辨别汤汁的余味。

    林淡很快移开视线朝周围看去,哪怕心里什么都不明白,面上却没表露出丝毫慌乱。她仿佛已经习惯了处理这种突发状况。

    “什么叫欠了一些火候?我看都差不多嘛, 没啥区别。”这次说话的人是一名长相威严的中年男子, 身上穿着一袭绣满祥云和蓝麒麟的袍服, 身份地位似乎不低,因为他话音刚落,站在四周的人便开始点头附和,脸上的笑容略带谄媚。

    但林淡并未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而是转过头朝一旁看去。在离她七八米远的地方站着一名小姑娘,只十三四岁年纪,身前同样摆着一张方桌,桌上同样放着一盘菜,单看色、香、味,与林淡眼皮子底下这盘几无差别。

    综合了环境、人物、对话信息等情况,林淡很快得出结论——自己似乎正在与某人比拼厨艺。

    那小姑娘听了少年和白胡子老翁的话,面上露出一些笑容,又见中年男子并不支持自己,眉毛立刻拧了起来,显得有些倔强:“还请侯爷再仔细尝尝。”

    侯爷?正竭力搜集信息的林淡快速看了中年男子一眼。

    中年男子正准备说话,俊秀少年已不耐烦地道,“菜肴是好是坏你自己都品不出来吗,那还做什么庖厨?”这话显然是对林淡说的,因为他黑白分明的双目正直勾勾地盯着林淡。小姑娘这才高兴了,低下头,抿着唇,羞涩一笑。

    之前的林淡已经尝了一口自己做的菜,却并未服输,说“不服输”也不贴切,应该说她根本尝不出自己的菜肴差在哪里,欠缺了什么味道,而认为她已经输了的少年对此很是不满。

    既已弄清楚状况,林淡也就不必以不变应万变,她要按照正常人的反应把这出戏演完,于是把勺里的汤含进口中默默品评一番,又走到那愤愤不平的小姑娘身边,舀她盘子里的汤汁。

    这两盘菜均为蟹黄鸡蓉菜心,看上去只是几片煮熟的白菜叶子,要想做好却颇费功力。厨艺一道正是如此,越简单的菜色做起来反而越难。

    林淡原本只想随便吃两口便主动认输,这样才能让自己尽快脱身,然后找个地方安安静静消化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但真正品尝到两盘菜的时候,她的味蕾和大脑竟自动给出了判断。她这才惊异地发现,自己的味觉似乎比寻常人灵敏很多,一点微小的差别都能被她的舌尖放大数倍,而这恰恰是之前的林淡最欠缺的。

    “我输了。”放下汤勺后,她真心实意地说道,“我的菜心略有些发苦。”这种苦味一般人根本尝不出来,只有味觉极其灵敏的老饕才能分辨。

    白胡子老翁深深看她一眼,提点道,“这就对了,你勾芡的时候没等菜心完全熟透,这使得淀粉的加热时间被过度延长,容易焦糊发苦,口感也不爽滑。而蟹黄鸡蓉菜心的精髓恰在两个词,一是鲜甜,二是爽滑。你这道菜看着像模像样,却到底差了几分滋味。”

    林淡点点头,再次说道:“我输了。”

    见她神情坦荡安然,并无一败涂地后的怨愤,白胡子老翁这才微微点了一下头。中年男子慨然长叹,面露不忍,隐在人后的一名妇女则捂着胸口倒下去,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