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两天后

    无常府

    *-*-*-*-*-*-*-*-*

    脸色苍白的白无常安静的平躺在床上,神色疲惫,有气无力的盯着床板发着呆。

    “唉……我到底是不是吃了什麽不干淨的食物了?从今天早上开始就已经肚泻了三次了,弄得我整个人都没力气了,唉……碰巧小黑今日又不在府上,看来……想吃一碗白米粥也不容易啊。”白无常低垂着一双失落的眸子,暗自在心里面幽幽的叹气道。

    正当他落寞地叹息之时,却突发嗅到了一阵淡淡的香菰味从门外飘散进来。

    “咦?这麽香的﹖难道是小黑回来了?”肚子饿的白无常慢慢的坐直了身子,满心欢喜的期待着黑无常把吃的送进来。

    然而,他的猜测只对了一半。

    他期盼着的食物的确是送进来了,不过,端着托盘走进来的并不是他的好哥们黑无常,而是他一见到就会心乱失措的秋伶。

    “秋??秋伶姑娘?你怎麽会在这里的?”瞥见秋伶捧着托盘把香菰米粥端进来,白无常止不住自己脸上的惊讶,目定口呆的朝秋伶询问道。

    秋伶淡淡的看了白无常一眼,强迫自己保持住镇定淡然的模样,故意冷漠的应道:“今天早上黑无常大人来肃英宫找我,说你身体不适,卧病在床了,碰巧他今天又有要事在身,不能留在府上照顾你,所以就拜託了转轮王殿下,让他准许我今日到无常府来照顾你。”

    “小黑去找秋伶姑娘了……﹖”

    白无常闻言后马上就察觉出端倪了。

    明明,他觉得不舒服的时候,黑无常已经离开无常府了,所以,黑无常又怎麽会知道他肚泻不适的情况了?

    白无常愈想就愈觉得奇怪,他开始深入的回想,今天早上与黑无常接触的经过。

    “话说??今天的早饭是小黑准备的,我一天下来也只有吃过他今早弄给我的阳春麵,难道??那傢伙在我的碗子里下了泻药?”经过一番猜测和细想后,得出了惊人结论的白無常双眼马上瞪得熘圆,甚至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来。

    “白无常大人,你是觉得那里不舒服了?我看你的脸色真的很差,需要我到九泉镇去帮你抓药吗?”秋伶最终还是忍不住展露出关心的神情,语气里充满着关切的询问道。

    白无常下意识的抬眸看着秋伶,再细想了一下,黑无常在他的食物落下泻药的可能性,很快的,他就明白了这桩事情的始末了。

    “不用去抓药了,秋伶姑娘,我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今天劳烦你过来,真是抱歉了。”白无常先对秋伶应了一句,接着又低垂着眼眸,思量着自己该如何面对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