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花蜜流淌在伤口之上,洛璃烟本还痛到冷汗直流,立刻感觉有温热的暖流慢慢的抚平着自己的伤口。

    看着花蜜的被吸收,她才将那些药膏一点点的敷在了自己的双膝处。

    然后伸手扯过了干净的浴巾和靠枕,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反正时间还早,自己先休息一下好了。

    要不然哪有精神去跟那个神经病做斗争。

    *********

    “少爷,你给洛小姐上好药了?”

    守在楼梯拐角处的老管家看到穆君昊走了出来,立刻迎了上去。

    穆君昊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便下了楼。

    老管家虽然知道自己不会得到回复,但是这么二十八年,他早就习惯了自家少爷这样的性格。

    只不过他总觉得自家少爷的情绪似乎有些怪怪的。

    总不可能就这么一个上药的功夫,少爷又把人家小姑娘给得罪了吧?!

    管家很是担忧的看了眼那紧闭的房门,强忍住了想要冲进去查看一下的冲动,然后跟在那似乎有些落寞满然的身影走下了楼。

    其实这个时候的穆君昊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

    他像一个无头的苍蝇,在偌大的客厅里绕了两圈,然后走到了他从出生起,就从未踏足的一个领域——厨房。

    此时的厨房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同样也没有任何一个佣人在里面。

    “人呢?”穆君昊的声音阴恻恻的响来起来。

    那浓浓的怒火毫不掩饰。

    “少爷,你饿了?”管家故作好奇的问道。

    其实他心里已经猜到了自家少爷是想要做些什么。

    但就是因为猜到了,因为震惊,所以老管家更是要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去逼着穆君昊将他想要做的事情给说出来。

    若是由他替自家少爷去说的话,那只会得到便便扭扭的否定,然后再顺着自己的猜测,装作敷衍的让自己去做。

    没办法,自家少爷的性子从小就是如此别扭,且不讨喜。

    若是别的事情,以顾成集团的实力,他保持这样的作风,并不会给他的人生,还有公司的生意带来什么影响。

    但这感情的事情,可不能这么别扭。

    虽然为了自家少爷好,他并不希望少爷真的去喜欢上那个洛小姐。

    但看眼下这个情况,显然并没有按照自己期待的走。

    所以再按照原来的性子别扭下去,只怕会将人家洛小姐越推越远。

    穆君昊抿了抿嘴,看了眼管家。

    见他依旧是一副询问的目光,薄凉的唇死死的抿成了一根直线,半晌才开口道,“你们没有人去给我带回来的人弄点吃的吗?她……她失血过多,弄点补血的!”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厨房。

    可是没走两步,却又停了下来。

    “算了,你把佣人叫过来,我来给她弄!”穆君昊很是别扭的说道。

    看她刚刚的情绪似乎很不对劲,想来是真的生了气。

    虽然自己不想要看到她那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

    可比起那副模样,自己更不想看到的她这样抗拒着自己的模样。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