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保镖询问的看向了穆君昊。

    虽然他们BOSS不会真的去杀人,但这年头死并不是最可怕的。

    比如说今天刚刚被打断腿的那个小女生。

    只不过完他们是穆家的世代的专属保镖,除了服从以外,并不会有任何的是非观念。

    更何况,穆家本生也并非全然的白。

    “他的医术这么差,想来是平时用的太少。把他送去世界医生救援组织,多让他去处理国际上的疑难杂症,什么时候攻克了一个病种,什么时候再放回来!”穆君昊清清冷冷的吩咐道。

    两个保镖立刻将地上那晕成了一摊烂泥的家庭医生架了起来,然后急急的走了出去。

    等边上的人都退下,就只剩下自己,还有从小就陪在自己身边的老管家之后。

    穆君昊脸上的清冷,才出现了一丝的龟裂。

    “韦斯顿,你说她的腿还治的好吗?”他问话的语气不难听出几分不安的感觉。

    老管家恭敬的弯着腰,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

    少爷这又是何苦呢,下手太狠,也太快,以至现在意识到舍不得,也太晚了。

    张了张嘴,老管家想说一些谎言去基层干部一下自家少爷的情绪。

    可是想到他身为贴身管家的职责,最终还是把心一横。

    “少爷,洛小姐的腿伤成那样子,只怕是大罗神仙在世,也不可能治的好!”老管家很是城实的说道。

    穆君昊心里伸起了一股无名的怒火,大掌死死的捏着文件夹。

    塑料材质的面板都被捏碎了之后,他猛的将那份文件给扔了出去。

    可心中的烦躁却并没有因为这样的举动,而出现片刻的缓解。

    穆君昊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时,已经重新恢复到了平日里那不可一世的清冷。

    “这个世上没有达不到的事情,只有可能是钱不到位!明天早我要见到全球前30骨科的名医,你将资料先发给他们,我明天要知道方案!”穆君昊冷静的吩咐道。

    然后起身,回了自己的书房。

    等他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揉了揉略微有些发痛的额角,他走到了自己的卧室门口,手放在门把之上,可最后却又放了开来。

    背靠着门,他抽出一支烟点燃。

    冉冉的薄烟升起,他深邃坚定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茫然。

    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以小东西现在的伤势,想要治愈的机会能有百分之十都是奢望。

    所以今天自己开会的内容,便是让投资部策划出一份详尽的方案。

    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去涉足顾成集团,从来没有涉足的医学产业。

    收购治药公司、大型医院,还有顶级的研发团队,必须同时进行。

    无论花多少钱、多少时间,他必须把那个小东西的腿治好。

    自己说过一定会治好她的腿。

    这话在大家的眼里看起来虽然是个谎言,但对于自己来说,却是人生的第一个承诺。

    可是以顾成集团现有的流动资金,要做到自己设想的这一步,很有可能会让资金链造成断裂。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